首页 碎碎念 博客 IT博客 音乐 旅途 你(U) 关于
程序猿 世界与票 LE*神回复 脚印 阅读 涨姿势..
你正在阅读:

生活最前线

LE*神回复
发布时间:2015-12-25

生活最前线

QQ图片20151225103053_副本.jpg

     谢坚修八尺有余,而形貌鬼夺。朝服衣冠,窥镜,谓其妻曰:“我孰与水口薛斌美?”,其妻曰:“君美甚,薛斌何能及君也?”水口薛斌,兴宁之美丽者也。坚不自信,而复问其友曰:“吾孰与薛斌美?”友曰:“薛斌何能及君也?”旦日,客从外来,与坐谈,问之客曰:“吾与薛斌孰美?”客曰:“薛斌不若君之美也。”明日,薛斌来,孰视之,自以为不如;窥镜而自视,又弗如远甚。暮寝而思之,曰: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友之美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于我也。”

     于是入府见张辉泉,把他的重大发现向辉泉娓娓道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慨道:“原来我竟然那么样衰,吾乃知之,我真是蠢得跟猪一样!”辉泉说道:“不许过度美化你自己!”

     辉泉,张副乡长,今天早上去一所小学视察,刚巧碰见代课老师刘幸辉在教古诗《望庐山瀑布》,辉泉走进教室道:“这首诗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很多地方是荒谬,甚至是扯蛋的,第一句:日照香炉生紫烟。日照香炉怎么可能生紫烟呢,烤紫薯?火烧铜、重金属超标么?遥看瀑布挂前川,是谁恶作剧把瀑布挂在前川呢?飞流直下三千尺,有谁那么无聊去量呢?疑是银河落九天,这句就更加可笑了,银河如此巨大,大老远跑到地球来探亲戚,怎么可能只呆九天呢,至少也得呆上十天、半个月。”说罢,刘幸辉低声下气地说道:“张副乡长批评的是,我对这首诗做些改动吧。”而后不久,幸辉把改动的古诗呈现给辉泉察看,辉泉看后连连点头,道:“就按这个念吧!”于是,幸辉带领学生朗读《张副乡长望庐山瀑布》:日照香炉,仿佛生紫烟;遥看瀑布,好像挂前川;飞流直下,大概三千尺;疑是银河,最起码落九天!

     刘幸辉为人师表,德高望重,生活别有一番闲情逸致,课后,幸辉来到“逗你玩”超市买茶叶,幸辉指着一种茶叶对服务员说道:“这茶多少钱一斤?”服务员:“1元一斤。”幸辉:“Fuck!怎么那么贵?有没有便宜一点的?”服务员指着另一种茶叶道:“这茶叶,5毛钱半斤。”幸辉:“那么便宜?!好的,称一斤!”然后,幸辉买了一瓶矿泉水,喝了一口,猛吐出来:“我呸!假的,兑水了,无良奸商!”在超市大吼道:“Fuck!叫你们的超市市长出来,我要跟他评评理!”罗文森走了出来,对幸辉道:“大家都是有身份证的人,有话好好说!”文森的一席话,让幸辉感动地尿都流了出来。

     幸辉与文森相见恨晚,相约去酒楼喝上一杯。于是来到酒楼,只见牌子上写着:小心地滑!幸辉与文森若有所悟,踮起一只脚,小心翼翼地滑进酒楼某处席位。文森对服务员说道:“西红柿炒番茄、马铃薯焖土豆、地瓜煎番薯。”幸辉:“来碗加加加小碗的牛肉面,别放牛肉,我不喜欢吃,多搁点葱,多放点面,多加些汤啊!”文森补充道:“来箱爽歪歪,半打娃哈哈AD钙奶,今天中午我们不醉不归!”

     幸辉和文森喝得醉醺醺的,步行至石光街,瞥见一角落卖西瓜处竖有一牌:上海摊。文森道:“好生醉意,我们去买个西瓜解解酒吧。”说罢走过去问卖西瓜的商贩王璇:“伙计,这西瓜怎么卖?”王璇道:“客官是要草莓味、葡萄味还是芒果味呢?”文森道:“那就草莓味的吧,可以要红烧西瓜吗?”王璇道:“客官不可以!这里有爆炒西瓜、清蒸西瓜、卤味西瓜,敢问客官是这里吃还是打包呢?”幸辉道:“清蒸西瓜,这里吃吧。”

     幸辉和文森吃完清蒸西瓜,远远地看见一堆人围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前议论纷纷,凑前探听,才知道今天CCTV溜光大道的冠军文火堤来兴宁献唱,但是已到钟火堤却迟迟不来,好不容易火堤徐徐赶来,忙向歌迷解释道:“Sorry!交通堵塞,坐火车塞了老半天,诸位见谅!”说罢,文火堤动情地演唱起他采用《流星雨》的曲调,根据自身真实爱情故事改编的歌曲《喜羊羊》:“卡通的上映,应该让你感动,我在你身前,为你购买一张门票,不准你跳楼,替你关紧门窗。这月的伙食,全部拿来买票。拖你脚,跟着我跑,票再贵又怎样,你有了我,再也不会错过羊羊。陪你去看喜羊羊就在这银屏上,让你的萌落在我肩膀,让你相信我的索只可为你四六,你会看见下餐无着落。”

     火堤献唱完,来到曾维洪肉丸店买一斤猪肉丸,19.8元,火堤交给曾维洪20元,维洪接过20元,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20-19=1,20-20=0,究竟该找多少钱。火堤也拿不定主意,火堤只知道20元面值很大,要不回该找的钱就一定亏大本。于是他们去请教经济学博士朱国河,知识渊博、学富五车的朱国河运用经济学理论系统地阐述了这一经济现象,他说时空条件发生改变,这要涉及到计算资本的现值、终值、利息备付率、内部收益率等,这个问题错综复杂,要交给科学院研究讨论,最快一个月出结果。火堤和维洪实在等不住,突然看到街上手持彩旗的曾道人曾荣基,曾荣基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,终于使火堤、维洪茅塞顿开。于是,维洪找回火堤两毛,并且两人各交出100元给曾荣基作为手续费。火堤心里美滋滋的:还好这次遇到曾道人,不然这次就亏了两毛了。

     火堤与荣基步行至明星公园,看见一处石凳上坐着无业游民黄伟。黄伟,看上去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,实则道貌岸然,徒有其表,极其猥琐,虽然说不上是斯文败类,但肯定是败类中最斯文的。这次,黄伟买了本《蜡笔小新》的漫画书,然后把封面撕了,贴上《资本论》的封面,专心致志地坐在石凳上看书。路人啧啧称赞:“后生可畏!他日必成大器!”火堤与荣基来到黄伟面前,黄伟一脸坏笑,指着荣基道:“瞧你那水桶腰!”然后又对火堤笑道:“瞧你那马蜂腰!”荣基道:“对不起!让你贱笑了!”火堤问黄伟道:“那你的是什么腰?”黄伟一脸自信地说道:“我是标准的人腰!”

     这时,迎面走来一头绿发的张爱婷吸引了路人的眼光。张爱婷是自由职业者,这次把头发染成绿色是替环保局宣扬环保,上个月把头发染成黄色则是替某地产商宣扬财富与实力。在一旁扫大街的黄锐上前跟爱婷交流道,这一现象实乃丑人多作怪。爱婷辩解道:“这有何不妥?兴宁上上下下有谁不知道我的大名?”黄锐:“你千万不要把你的名字说出来啊,你一说出来就是骂街!”爱婷:“普天之下有谁不认识我?谁不认识我,谁就没吃过猪肉!”说罢,爱婷跑进一间电梯,电梯走到三楼时,上来一位老太太,老太太一上电梯就一脸不满:“怎么电梯里也喷杀虫剂?”原来是爱婷今天喷香水喷得太浓了。

     夜幕降临十分,黄锐扫大街的工作顺利完成,拿着扫把在人民公园深情地演唱《梦想天空分外蓝》:“一天天的生活,一边怀念,一边体验,刚刚说了再见又再见;一段段的故事,一边回顾,一边向前,别人的情节总有我的画面。只要用心就能看见,从白云看到不变蓝天,从风雨寻回梦的起点,海阔天空的颜色,就像梦想那么遥远。用心就能看见,从陌生的脸看到明天,从熟悉经典翻出新篇,过眼的不只云烟,有梦就有蓝天,相信就能看见……”


文章来源:黄锐新浪博客 

另:九仙过海


旧站-时光博物馆
OursTime.cn All Right Reserve @2013-2015
粤ICP备15028708号
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隐私或版权请联系 610559722(at)qq.com 撤稿